齊建秋:藝術市場要“以質取勝”

2016年08月05日 10:46   來源:北京商報   

  近些年來有個現象愈發引人注意,就是一流拍賣公司的中國書畫大觀和夜場成為最引人關注的焦點,因為這是精品和極品的聚集處,代表著一個公司的整體水平和拍賣的成敗關鍵。這些精品和極品正是拍賣公司通過各種努力和渠道辛勤征集的結果,都是有著極為豐富文化內涵的藝術品,大觀或夜場的成交額基本上達到這些公司一次藝術品拍賣會成交額的50%以上。大觀和夜場的出現適應了市場新的需要,因為中國的收藏家和投資者正變得日益成熟起來,他們正變得格外挑剔,市場的錘煉使他們變得格外精明,他們已經從撒網式的捕獲而演變為把犀利的目光聚焦在中國頂級書畫家的精品力作上,特別是那些絕少重復題材、絕少市場流通的作品上,大觀和夜場正是因此應運而生。

  通過大觀和夜場我們看到中國的藝術品市場正在發生著變化,正處在變軌與轉型之中,所有的拍賣公司都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只有對于存世較少的藝術精品和稀缺文物藝術品進行交易,拍賣行才充滿優勢,才是別的藝術品交易的中介平臺不大可能完成和勝任的。

  藝術品市場呼喚著高端的藝術品,而中國一流拍賣公司的生命線就是高端的藝術品,藝術品市場的天平在向著高端藝術品傾斜,近年來拍賣市場上最突出的特點就是左右公司收益的就是一兩件、十幾件最多幾十件重點拍品,這是藝術品市場最重要的砝碼,只要添加上它們,藝術品市場的天平才會向成功和勝利的方向傾斜。

  2016年春季拍賣會結束后,中國頂級拍賣公司藝術品成交額的情況是這樣的:保利以28.32億元人民幣位列第一,匡時以25.59億元殿其后,嘉德以21.89億元屈居第三。這個格局顛覆了多年形成的保利為首,然后嘉德、匡時依次而排的順序,中國拍賣業資深的老大嘉德破天荒地第一次跌坐在藝術品拍賣行業的第三把交椅上,成為了2016年春季拍賣的新聞。細細分析這個拍賣市場的排座次,有些現象頗為耐人尋味,拍賣場上的一兩件或幾件重器的成交結果不但影響到公司的效益,還影響到公司在行業的地位和名次。以位列第一的保利為例,不管它在幾十個專場的拍賣中有多熱鬧,如果此次春拍沒有當代畫家崔如琢的作品《飛雪伴春》及其他作品在香港保利專場及北京拍賣的近4億元人民幣成交額的加盟,和傅抱石《云中君與大司命》2.3億元的入賬,那么它在中國拍賣業的三巨頭中就有可能墊底。再看匡時,若無李可染的《革命圣地延安》以8390萬元人民幣的成交,清代蔣廷錫的《百種牡丹譜》冊頁1.73億元成交,以及石濤、王鐸、張大千三幅作品共1.27億元入賬,那么匡時也將回到舊格局中老三的位置。最后看嘉德,這家公司春拍當代書畫專場的成交額是5302.3萬元,其中當代畫家崔如琢的作品《寒塘清聲》的成交價為2760萬元,占嘉德當代書畫專場成交額的一半還要多。

  在正常情況下,當代書畫在國內大型綜合性拍賣公司的書畫拍賣中占有10%甚至更多的份額,但嘉德此次春拍當代書畫仍呈頹勢,只占3%的比例,與過去年景比差距是明顯的,但倘無崔如琢2760萬元的《寒塘清聲》加盟嘉德當代書畫專場,則當代書畫在嘉德春拍中就只占1.5%的份額,如出現這種結果,顯然是令人沮喪的,而崔如琢作品的參與提振了當代書畫的士氣,使嘉德當代書畫春拍畫上了較為完美的句號。

  拍賣公司成全了藝術品的交易,藝術品的交易傳播了拍賣公司的名氣。回想1994年11月在北京長城飯店舉行的嘉德秋季拍賣會上,齊白石的《朝陽十二斗方》冊頁以517萬元成交,震驚了國人,不但創造了齊白石作品在內地成交的最高紀錄,也使得嘉德公司從此聲名鵲起。再有嘉禾公司是在上海注冊的一家拍賣公司,曾在上海和華東地區有一定的知名度。這家公司在2015年底的秋季拍賣會上推出了潘天壽的巨制《鷹石圖》并最終以1.15億元成交,使得潘天壽的作品繼《鷹石山花圖》以2.79億元成交后又破了過億元的紀錄,同時實現了中國近現代書畫在江南和華東地區過億的創舉,上海嘉禾公司也由此在國內一舉成名,成為華東地區藝術品市場的擎天柱,為拍賣業和收藏界所矚目。

  拍賣公司特別是大型綜合性的拍賣公司所不遺余力追求的就是高精尖的藝術品,它們才是公司賴以生存的根本。我是崇尚丁玲的一本書主義的。唱一首好歌可以使歌手一夜走紅,繪一幅好的美術作品可以使作者在美術史上永遠留下自己創作的痕跡。同樣無論是古代、近現代或是當代畫家的繪畫,只要是重器,就是有份量的砝碼,并足以影響藝術品市場天平的傾斜。

  (齊建秋 生于1951年,經濟師。曾陸續任職北京太佳華藝術品公司副總經理、北京中佳國際拍賣公司藝術總監、北京嘉信拍賣公司藝術總監,現任北京美三山拍賣公司藝術總監)

(責任編輯:李冬陽)

    官方微信
    i藝術圈
    精彩圖片
    美国少女色视频图片_蓝色漫画少女图片_少女彩色漫画失禁图片_蓝色古风少女图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