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在京看見兩個齊白石展覽

2018年07月30日 11:15   來源:中國文化報   李亦奕

  2018年對于“白石老人”來說是忙碌而不平凡的一年。除了歐洲“郵票之國”列支敦士登國家博物館正在展出齊白石作品外,7月18日,“清平福來——齊白石藝術特展”剛剛在故宮午門和西雁翅樓展廳開展,7月21日,“胸中山水奇天下”齊白石山水畫特展又登陸北京畫院美術館。兩個齊白石重量級大展遙相呼應,互為補充,通過不一樣的“打開方式”,串聯起一個立體而清晰的齊白石,使觀者能夠更加全面地認識齊白石藝術在當下的魅力與價值。

  草蟲花鳥世界中寄予和平

  齊白石一生作畫,巧奪天趣,融人生智慧于其中。晚年的他,常喜以《清平福來》為題,畫老翁持瓶,蝙蝠展翅,來傳達自己對安定、祥和生活的期許。如今,國泰民安,正是“清平福來”之景,所以當齊白石作品時隔64年再次“進宮”,主辦方便以此為主題線索,引發人們關注齊白石藝術中的和平意蘊。

  展覽從故宮博物院與北京畫院珍藏的齊白石作品中精選出200余件繪畫、篆刻、文獻,以“天道酬勤”“扶夢還鄉”“老當益壯”“白石篆字”四個主題,全方位、多角度地呈現了“人民藝術家”齊白石勤勉艱辛的探索,心系故土的鄉愁,老而不頹的豪情,刀鋒印痕的心相。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表示,近年來,不少人都從經濟價值來評價齊白石的功績,而本次展覽更希望從精神價值上來評判齊白石藝術,展現出一種文化精神,以達到促進世界各國人民交流互鑒、和平相處的愿望。

  展廳中,齊白石獲得的“國際和平獎”證書與獎章、“人民藝術家”獎狀等珍貴文獻以及為祈愿世界和平創作的《和平》《清平福來》等作品格外引人關注。1956年,世界和平理事大會將“國際和平獎”授予年過九旬的齊白石。展覽序廳特別制作了齊白石“國際和平獎”的頒獎答詞,上面這樣寫道:“正因為愛我的家鄉,愛我的祖國美麗富饒的山河土地,愛大地上的一切活生生的生命,因此花費了我畢生的精力,把一個普通中國人民的感情畫在畫里,寫在詩里。直到近幾年,我才體會到,原來我追求的就是和平。” 因此,從齊白石的作品中,觀者總能感受到撲面而來的生命氣息,無論是虬曲的線條還是明艷的色彩,似乎都在隔空訴說著白石老人的大愛與真情。

  值得一提的是,觀眾還可以在展廳中看到畢加索與齊白石兩位大師創作的和平鴿,從中體會中西繪畫的異同。齊白石所獲“國際和平獎”獎狀的左頁,正好印著西方繪畫大師畢加索畫的和平鴿,而鴿子也是齊白石晚年花鳥畫藝術的一個重要題材。為了畫好鴿子,齊白石曾在家中飼養鴿子,觀察寫生、摸索研習,自成一格。在北京畫院現存的畫稿中,依然能看到他在畫稿中注明的“大翅不要太尖且真”“尾宜長”等字樣。

  此次展覽展出的齊白石92歲時所繪的《和平鴿圖》,即為藝術家和平鴿系列作品中的代表作。畫面以鴿子、雁來紅直觀表達“和平”的象征:三枝紅色淡墨的雁來紅葉子與墨色濃重的鴿子濃淡相間,鴿子的紅色喙爪又與紅葉互相呼應,畫面左上方以篆書題款“和平”二字。此畫構圖飽滿,筆墨充實,營造出一個安寧祥和的境界,恰當而又含蓄地表達了和平安寧的主題。齊白石曾將自己畫的鴿子與畢加索畫的鴿子做對比:“他畫鴿子時,要畫出翅膀的振動。我畫鴿子時,畫翅膀不振動,但要在不振動里看出振動來。”

  山水世界中蘊藏裂變

  作為北京畫院“2018山水之年”最具代表性的展覽項目,“胸中山水奇天下——齊白石筆下的山水意境之二”聯合了故宮博物院、中國美術館、天津博物館、遼寧省博物館等十家國內文博單位和藝術機構,展出齊白石山水畫作逾160件(套)。據北京畫院副院長、北京畫院美術館館長吳洪亮介紹,此前,齊白石的相關展覽更多的是基于北京畫院自身的館藏,而此次展覽則幾乎把全國各大博物館、文博機構、藝術院校中重要的齊白石山水藏品都匯集到了北京畫院美術館,包含了齊白石各個時期的山水精品,讓觀者在一天內遍覽不同省市公立機構所收藏的齊白石經典山水畫變為可能。

  縱觀齊白石的藝術創作,大寫意花鳥畫占據主要地位且傳頌度較高。相較之下,他的山水畫卻一度不被世人理解甚至遭遇不少非議。齊白石曾自題:“余畫山水,時流誹之,使余幾絕筆。”世人與市場的不認可,使齊白石的山水畫只為真正理解自己藝術變革的知己、友人所作,這也是導致其山水畫體量較少的主要原因。但恰恰是這些山水畫,最能彰顯齊白石藝術的獨創性與超越時代的革新性,其中更不乏藝術巨構。

  為了讓觀眾了解齊白石山水畫發展的完整歷程,北京畫院美術館拿出了一至四層全部展廳,并把齊白石畫中“山”的造型搬進了展廳中,展覽根據齊白石藝術人生的時間順序和階段主題分為“家園”“遠游”“變法”“思鄉”四個部分。觀眾可“循”山而行,“穿”山而過,沿著白石老人的足跡,欣賞他的“胸中山水奇天下”。

  齊白石曾于1902年至1909年遠游七年,“五出五歸”,飽覽了大半個中國的山河美景,途中積攢了大量的山水寫生畫稿。這是他人生中的重要階段,也為其山水畫帶來不容忽視的影響。遠游歸來后,齊白石根據寫生畫稿所創作的山水畫,相較于其早期臨摹 《芥子園畫譜》時的山水畫,靈動性大大增加。此次展出的《借山圖冊》便是其中的代表。這套圖冊原本有50多幅,如今在北京畫院存有寶貴的22幅。在這一系列畫中,洞庭落日、灞橋風雪、十里桃花、雁塔坡、滕王閣等生活實景躍然紙上。畫面多以線勾勒,少皴擦,且富有色彩感,極簡的構圖顯示出無限的空間感。“因為《借山圖冊》的重要性,所以它成為此次北京畫院美術館展覽空間設計的主要線索,從一層展廳開始,就是以《借山圖》中的山、石、云、落日、扁舟等元素入景。此外,我們還專門做了‘五出五歸’的路線圖和齊白石在途中的寫生稿對應展示,將遠游的影響具象呈現。”北京畫院美術館展覽部主任薛良說。

  1917年,齊白石為避家鄉兵匪之亂出走北京,并于1919年正式定居,開始了“北漂”生活。然而來京后的生活并不如想象中順利,齊白石的木匠出身和近“八大”的冷逸畫風使他在當時的北京畫壇備受冷遇。其立意獨特的山水畫更不為時人所接受,甚至被人攻擊為“野狐禪”。遇此境況,陳師曾鼓勵他不必隨波逐流,齊白石便自此開始了10年的“衰年變法”。1922年,陳師曾攜齊白石等人的畫作赴日本展出,其中最受歡迎的即為齊白石的山水畫,這也成為齊白石此后逐步走入藝術巔峰,被世人認可的起點。

  《山水十二條屏》飽含深情

  晚年,客居北京的齊白石卻愈發懷念家鄉愜意的田園生活,這一時期他所作的山水畫多是遠游時期寫生稿與記憶中家鄉景色的融合,畫中也常漾起思鄉情懷。又因為白石老人尤其鐘愛桂林山水,所以在其晚年的山水畫中山體多是借鑒桂林山,再結合對家鄉的記憶,創作出一幅幅既真實又虛幻的“家鄉”之景。此次展出的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藏《山水十二條屏》便是齊白石晚年山水畫的扛鼎之作。此套《山水十二條屏》是1932年齊白石精心為四川軍閥王瓚緒所作,畫中景色雖是常見的山間、鄉野風光,卻在齊白石大寫意的筆下別具趣味,平淡又不乏意蘊。

  “用十二條屏的方式作畫,是齊白石與人打交道的一種特別隆重的方式。”據北京畫院研究部主任呂曉介紹,齊白石一生總共畫過三套《山水十二條屏》。第一套被白石老人用在老家湖南置了40畝水田。第二套創作于1925年,是白石老人贈送民國名醫陳子林的壽禮。2017年末,陳子林舊藏的《山水十二條屏》于北京保利秋拍以9.315億元天價成交,創下中國藝術品成交紀錄,轟動一時。此次展出的《四季山水十二條屏》創作年代更晚,構圖更成熟,筆法亦更見遒勁老辣,無疑是展覽的一大看點。

  如果將傳統中國藝術分為“逸、神、妙、能”四個品級,吳洪亮認為齊白石的很多山水畫可歸入“逸品”之列。“如果說,在齊白石的花鳥畫中能看到吳昌碩、趙之謙、金農的影子,但是在山水畫創作中,齊白石卻顯得尤為執拗,早早就躍出前人窠臼,目所識、心所感,獨樹一幟,自成一派。”吳洪亮說,正是由于齊白石的這種心境與耕耘,才能讓人們在他去世50多年后仍能看見其藝術的活力及所具有的普世性與跨越時空的價值。

(責任編輯:李冬陽)

    官方微信
    i藝術圈
    精彩圖片
    美国少女色视频图片_蓝色漫画少女图片_少女彩色漫画失禁图片_蓝色古风少女图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