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一茗個展“望春風”在京開幕 展現魔幻現實繪畫

2019年01月10日 15:58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北京1月10日訊 2019年1月4日,ICI LABAS藝棧畫廊迎來了新年首展,“望春風——柴一茗畫展”如約而至。本次展覽展出了藝術家柴一茗近年來創作的三十余幅繪畫作品,策展人石建邦先生將其分為:柴氏水墨山水、柴氏虛擬風景、柴氏搜神記、柴氏花卉、柴氏涂鴉即興等五個系列,帶來一場魔幻現實的視覺重組,以“望春風”之閑逸姿態迎接又一個新春的到來。

“望春風——柴一茗畫展”現場 付朗/攝

  他畫氤氳水墨,也畫線描沒骨,畫淺絳山水,也融入熒光點睛;他畫滿幅色彩的景致,也畫清雅留白的風景;他的水墨畫中,有亭臺樓閣,卻同樣可以找到藏匿其中的當代景觀——飛機、太陽能熱水器,甚至是一些幻想中的有機生物;本是俯瞰的場景又穿插進焦點透視的結構......游曳于柴一茗的紙上世界,惶惶然有種不知今夕何夕之感,而這種感受并非源于迷茫,反倒多了些逸趣與輕松,莞爾一笑,體會藝術的另一番風景。

藝術家柴一茗接受媒體專訪 付朗/攝

  步入畫廊,看到不同形式的繪畫系列,難免詫異竟出自一人之手。而細細品味其中,柴一茗作品中貫穿的繪畫趣味和藝術語言完整且個性鮮明,自成一家。“我的創作沒有固定方法,有點兒像下棋,先破后立,在偶發的基礎上一點點建構出來,并沒有一個預設的構思——偶然,隨機和混亂是我創作的一種風格。”談及創作時,柴一茗如此說道。

策展人石建邦接受媒體專訪 付朗/攝

  想必,藝術家口中的“混亂”是刨除偶像包袱的一種自嘲,他所謂的“混亂”實則內容上元素的豐富甚至出其不意的組合:肢體的某一部分、畫中有畫的神仙鬼怪、當代建筑的階梯架構與傳統國畫中的小橋流水假山園林,把如此多元、混雜且看似毫不相干的內容鋪滿畫面又相得益彰,抽離事物存在的既定語境,隔斷所有理性線索而進行“游戲性”的重組,這種即興的戲劇營造絕對是一種智慧和天賦。觀者久久駐足作品前品味琢磨,饒有興致的尋找藏匿其中的端倪,我們生活中不恰好需要這種“趣兒”嗎?

  不僅如此,全景、線描、滿幅、留白、宏觀、微觀,柴一茗樣樣皆能。正如藝術家所言:“自在,情趣是我所追求的。”不受既定畫種及程式限制,打破東西方、傳統與當代以及不同定義的界限,也不為外界藝術市場及趨勢所影響,柴一茗將“自在”二字詮釋的淋漓盡致,一如藝術家張朝暉所評:“這種不為類別所束縛的方式反而成為了一種新的個人特色。”

藝術家張朝暉接受媒體專訪 付朗/攝

  柴一茗直言:“我完全關注自己本身,很自我。我把我喜歡的東西組合進去,憑感覺進行選擇、布局,絕對不會固定在一種風格之中。唯一不變的是我必須熱愛,這樣才能通過畫面吸引人,打動人心,為之熱愛。這在我看來也是藝術不同于哲學、社會學等其他學科的魅力和功能所在。”

東京東洋美術學校關乃平教授接受媒體專訪 付朗/攝

  東京東洋美術學校教授、藝術家關乃平在接受采訪時強調, 在當前整個藝術界和社會風氣相對浮躁的情況下能潛心探索自己獨特的藝術和表現形式非常不易。“柴一茗的作品給人一種靜中有動的感覺,既有東方審美的情趣,又有很多當代語言的介入,處處有新意。”

  據悉 ,本次展覽將持續至2月2日。(付朗)

藝術家馬可魯觀看展覽 付朗/攝

展廳一角 付朗/攝

展廳一角 付朗/攝

展廳一角 付朗/攝

(責任編輯:李冬陽)

    官方微信
    i藝術圈
    精彩圖片
    美国少女色视频图片_蓝色漫画少女图片_少女彩色漫画失禁图片_蓝色古风少女图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