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會讓我們更懂倫勃朗嗎

2020年05月14日 09:03   來源:文匯報   

  最近,知名藝術家KAWS與英國藝術工作室Acute Art聯合創作了全新AR藝術作品《Expanded Holiday》,并推出限時免費體驗——用戶下載App便可用將其標志性的Companion人偶擺放在任何手機攝像頭捕捉到的場景。此舉不但讓這位原本就活躍在年輕一代的藝術家再度引發社交媒體話題,更引起藝術圈關于AR將如何改變藝術創作、藝術收藏和藝術傳播方式的深入討論。

  AR(Augmented Reality)技術,指的是增強現實技術,將虛擬信息與真實世界巧妙融合。這種技術其實早在20世紀70年代就已出現,2016年的手機游戲Pokemon Go則讓其廣泛為公眾所熟悉。如今AR通過與環境互動介入我們的生活,正變得越來流行與靈活,更促發了一些行業的革命性發展。藝術行業便是其中之一。

  過去在數字化的過程中,藝術行業似乎總對這些技術保持警惕,如今隨著技術打開更多的可能性,美術館越來越多地將新興技術運用到展覽、教育和娛樂中去。與近期人們廣泛討論的虛擬展廳所運用的VR(Virtual Reality)不同的是,AR技術更注重基于現實場景的建構和交融。世界范圍內不少美術館早在多年前就開始這一技術的應用,通過展覽設計、展廳互動體驗、品牌合作和社交傳播等方式進行實驗,這些嘗試或許帶給我們不少啟發。

  徜徉在美術館中,人們為何還要被鼓勵拿起手機觀看作品?

  在美術館中運用AR技術觀賞作品?觀眾們走進展廳,需要獲得的難道不是放下手機沉浸在作品中的狀態嗎?有研究稱,人們在參觀美術館時,平均在一幅作品前停留的時間不超過15秒,而觀眾通過手機運用AR技術觀看作品,其實是以一種玩樂的方式完成了一種當代性的欣賞,讓他們愿意在經典作品前逗留更久。

  藝術家Alex Mayhew正是出于這一思考,創作了AR藝術作品。2017年加拿大安大略美術館舉辦了名為ReBlink的展覽,美術館與藝術家合作,從館藏中挑選多件作品進行全新的AR創作。觀眾通過手機或平板電腦下載同名App程序,用攝像鏡頭對準畫作,會發現畫作在屏幕上隨即呈現動態的效果,更可與人即時互動。

  古典的人物在屏幕中呈現出當下日常生活的狀態:凡戴克筆下的貴族吃起了速食罐頭,傳奇女神Marchesa Luisa Casat舉起手機與觀眾玩起了自拍,低頭閱讀的男子手捧星巴克咖啡、頭戴耳機搖頭晃腦起來……這一有趣的增強現實體驗,將古典人物帶進現實場景,即使多少帶些對智能設備的嘲諷,但觀眾依舊樂此不疲,興趣盎然。

  同樣運用AR技術賦予作品更多觀看方式的還有英國泰特博物館于2019年推出的特別活動“虛擬之翼”。通過使用Spark AR平臺,該博物館與Facebook共同選擇了八件藝術作品,并進行了重新布置。觀者通過使用手機的相機掃描激活Spark AR,便可以獲得一個新的觀看藝術作品的維度。這些被挑選的藝術作品,往往有著不尋常的或者鮮為人知的故事,通過AR技術,畫作背后的故事得以重新呈現。

  在美國現實主義畫家約翰·辛格·薩金特的作品中,觀者可以看到隨著時間的流逝,花朵逐漸枯萎、凋謝,光線也收斂起來,整個畫面逐漸轉入夜晚的效果。英國畫家透納的作品由于在修復之前曾遭到撕毀,觀者則可以通過AR技術,用手機對準畫作后在屏幕上看到一只貓撕破畫布,從畫中跳下地板,形象還原了畫作被損壞的歷史時刻。在 《頭像》作品中,觀眾通過手機看到的不再是一張靜態的肖像畫,而是帶著表情變化、神態鮮活的人物。同時這一項目也可被視為美術館聯合社交媒體的絕佳案例,由熟悉最新傳播語言和流行技術的新媒體平臺提供技術,美術館提供相應優質藝術內容,兩者相互借力。

  這樣的視覺語言創造了一種全新的創作者與觀眾之間的雙向關系

  如果說英國泰特博物館的AR技術對藝術作品的再現仍然只停留在平面角度,那荷蘭的莫里茨皇家美術館則是真正地再現了一個空間。去年,為了紀念荷蘭畫家倫勃朗逝世350周年,美術館聯合荷蘭設計機構Capitola開發了一款名為“現實中的倫勃朗”的App,通過這個程序,觀眾在通過一扇拱門后,便將走入《尼古拉斯·杜爾博士的解剖學課》這幅畫中,親臨現場,觀看這群外科醫生們完成這場解剖課。

  為了體驗感能夠達到最真實的狀態,美術館邀請了演員來扮演場景中的角色,并對畫中的服裝、布置、光線等進行了完整還原。通過數次掃描與建模,這個360度的解剖室空間才得以誕生。“它將觀看藝術的方式帶入了未來。”對此,莫里茨皇家美術館的館長評價道。

  在這一項目中,AR技術其實體現的不僅僅是科普的價值,通過這一手段,觀眾一方面得以極近距離地觀看畫作細節,另一方面能夠選擇任何自己希望觀看的角度。新技術實現了一種新的視覺語言,更創造了一種全新的創作者與觀眾之間的雙向關系。

  AR幫助觀眾對于作品擁有更多的自由度,不僅體現在觀看角度和觀看方式上,更呈現在對藝術作品的創作方法上。AR技術使得藝術擁有更多的發生場景,甚至可以走入街頭,參與到生活場景中去。紐約的新美術館與蘋果品牌在去年推出了一系列藝術AR體驗,這個項目挑選了七位藝術家的作品,并投放在倫敦、舊金山、紐約、巴黎、香港、東京等全球六個城市。

  通過手機,人們將會看到Nickcave所創造的奇怪的外星生物在城市建筑上跳舞,或者是城市上空漂浮著John Giorno創作的有趣的短語,抑或是CarstenH?ller提供了一個通往其他世界的入口。在以上六個城市中,觀眾可以到指定商店報名參加蘋果與新美術館共同策劃的城市公共藝術項目AR [T] Walk。藝術欣賞的地點轉變為城市中的蘋果零售店,這一場美術館與科技公司的合作,真正完成了藝術與科技的融合。美術館更為蘋果用戶提供在線的AR教學和工作坊課程,擴展藝術的接收邊界。

  實現參觀者的最大程度介入,AR體驗或成美術館服務的未來趨勢

  事實上,AR技術在很多歷史類博物館中已被廣泛運用,它們通常被用來為參觀者呈現藏品被還原到特定歷史時期的場景。AR技術的核心正是基于“增強現實體驗”的原則,那么在美術館的場景中,我們不免思考,到底要增強什么體驗,又為何要增強。

  在美術館的AR應用場景中,如果過于受限于技術的視覺效果,不免落于將藝術簡單化為有趣體驗的營銷陷阱,真正值得驚喜的,是AR如何改變了創作者和參觀者之間的單向關系。在上述倫勃朗的解剖課中,參觀者通過技術擁有了對這一經典作品的上帝視角,在新美術館和KAWS的案例中,AR甚至給予參觀者改變城市景觀的權利。雖然這一權利似乎只實現在虛擬空間中,然而在如今人們逐漸越來越習慣于在各種虛擬空間中收獲關注和樂趣的趨勢中,這樣的創作藝術的自由似乎已足夠讓人滿足。

  雖然美術館對于AR技術作為創作和傳播手段的運用還存在許多問題,這其中包括至今十分模糊的藝術作品版權使用的問題,以及如何在有限的預算下開發技術等等。但相信通過虛擬體驗在美術館的現實空間中實現參觀者的最大程度介入,完成觀眾從參觀者到參與者的轉變,也許將成為未來必然的趨勢。

  同時,我們也需要注意到AR所牽涉到的法律和倫理問題,在愈加模糊的虛擬和現實的邊界,人們的親密關系是否會被改變,人們的生活場景是否會被重塑,以及藝術家們如何回應對于未來的想象。

  (金怡)

(責任編輯:李冬陽)

    官方微信
    i藝術圈
    精彩圖片
    美国少女色视频图片_蓝色漫画少女图片_少女彩色漫画失禁图片_蓝色古风少女图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